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我爱昆明 > 资讯杂谈 > 正文

昆明在呼喊:铲除恶霸

发布日期:2016/10/24 0:56:11 浏览:9497

1997年11月初的一天晚上,昆明市工人文化宫的一家小酒吧内,16岁的少女张亭和男友汪某在喝酒聊天。张亭说:“孙小果以为我在外面说他的坏话,一直在找我,他要打我。”汪某说:“你怕他干什么?我来帮你摆平!告诉我他在哪里?”张亭当即用汪的手机拨通了孙小果的手机,让汪通话。汪说:“听说你是昆明的老大,我想见识见识。”电话那头,孙小果二话没说,问了姓名,当下约定11月6日晚上在白塔路台湾面馆碰面。

娱乐场所工作、曾与孙小果有过交往的张亭深知孙小果的家庭背景和为人,就把自己亲见的一些事情给男友讲了,叫他准备充分点。谁知汪某听了,吓得双腿发抖,直怪自己不知天高地厚,哪里还敢赴会?

孙小果却没有食言,如约来到台湾面馆,从里到外没有找到一个姓汪的人,暴怒,凡进来一个男的,他就冲上去抓住人衣领问:“你是不是汪××?”吓得满店顾客皆作鸟兽散。

有人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!孙小果忍不下这口气。他思来想去,认定是张亭告诉别人他的手机号的。他立即召集手下弟子,下令立即找到张亭。

张亭知道自己闯了大祸,吓得不敢出门。7日晚,孙小果一伙遍寻昆明娱乐场所未果,正鬼火直冒,在金花宾馆的月光城迪斯科舞厅上遇上了张亭的表姐、17岁的少女张苑及其女伴、17岁的杨某。孙小果立即将两人带进一间名为“温州”的KTV包间,让杨某在外间沙发上坐着,由其同伙看押;将张苑拖进里间“审讯”。

孙小果问张苑是否把他的手机号告诉了别人,张苑说她根本不知道孙小果的手机号。孙及其手下一阵拳打脚踢,将张苑打倒在地,站不起来。孙令其手下架住她的左右臂,吊起来,他本人则照准她的腹部轮番猛击,张苑几次痛昏过去,但孙小果仍不肯罢休,叫人找来筷子和牙签,用交叉起来的筷子猛夹张苑的十指,将牙签扎进她的指甲缝里。少女的声声惨叫似乎让这伙人倍感快意,他们狂笑着,拿起牙签,根根刺进少女的乳房;拿起烟头,在少女的手臂、腹部烙下一块又一块的疤痕……

随后,他们又强行把张苑和杨某带到位于昆明繁华地带的豪胜娱乐城,说是找张亭,没找着。出来时,这几个人又围着张苑一阵拳打脚踢,张苑瘫倒在地上,满脸是血,挣扎着欲爬起来,又被一人飞起几脚踢在头部。随后,几人搂着张苑,令杨某一起走进豪胜娱乐城二楼的一间啤酒屋里,在众目睽睽之下,他们令张苑用牙齿咬住大理石桌面,然后用肘部猛击张的后脑勺,致使其牙齿破损、脱落,血沫飞溅。然后又拉到桌子另一边,重新折磨。

少女杨某目睹这一切,早已吓得浑身发抖,站立不稳,但还是哭求孙小果不要打张苑了。孙小果走到她面前,抬手就是几拳,杨某的脸顿时青肿淤血。

这时张苑已经昏迷过去。他们叫服务员拿来一杯酒,浇在她脸上,又打了两耳光,少女醒来。这伙人便扔下她们,各自到一边去喝啤酒。喝够啤酒,又挟持两少女下楼。来到大门口,又围上来对她们施展拳脚,张瘫倒在地,杨背上、腰上各挨了几脚之后,又被一脚踢在鼻尖上,飞了出去,鼻血长淌。他们又拎起张苑,扔到杨的面前,让她们面对面看着,互相打耳光,必须打得响亮。其后,将二人拽到门外。张苑又遭一阵脚踢,再次昏倒。这一伙人竟然解开裤子,用尿浇在张苑的脸上,浇醒她后欲拖起来再打,但可怜的少女已经呼吸微弱,生命垂危。他们慌了,才叫车将二人送到昆明延安医院,扔在医院后溜之大吉。

在暴行发生的整个过程当中,不少服务员、顾客、路人都眼睁睁看着。没有一人出面干涉,说是不敢。其中110警两次经过,也没有干涉,据说是没有发现异常情况。

《昆明在呼喊:铲除恶霸》相关参考资料:
恶霸村长、恶霸地主、美国恶霸犬、铜陵 恶霸、六安 恶霸、巢湖 恶霸、芜湖 恶霸、恶霸犬、恶霸鲁尼2

最新资讯杂谈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